Tiffany Natsuki

港家coser 現在主坑IDOLiSH7~ 首推天/二推一織
這邊不定期更新cos記錄及產糧用ww

【TRIGGER】Till the Radiant Glory


靈感來源 :https://twitter.com/motimotipon/status/993075044933820417?s=19

這個腦洞也是我自己也不太允許 天團怎麼可以解散QWQQQ 腦洞只能是腦洞!#
*視角有轉換 主要是天和上帝視角。

-------------------------------------------------------------

9月18日。這個包含8、9、10三個數目的日期被粉絲們稱為「TRIGGER紀念日」。

而這一次,卻是TRIGGER最後一次以團體名義舉行演唱會。

這些日子,天、樂、龍都一直商討著這個問題。與其要經理人姉鷺與他們一起這樣漂泊,倒不如分道揚鑣,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成就。雖然他們口上都這樣說著,但心裡還是放不下三人一起奮鬥的回憶。


9月18日 12時 TRIGGER準備室—

從出道起的第一次LIVE,每一次的舞台都讓我期待且興奮不已。灼眼的聚光燈、台下揮動著熒光棒面帶著幸福的表情的粉絲、震耳欲聾的背景音樂與尖叫聲,還有一直在我左右的樂和龍。但今天,我只想時間停留。

「...天?你還好嗎?怎麼在發呆了,不像你啊。」龍走到我身後搭上了我的肩膀。對上跟他的外在形象完全不配的眼神,胸口突然一下抽痛。


「一直保持完美的現代天使今天是怎麼啦?」樂也走到了我這邊,透過鏡子裡的倒影跟我對視,嘗試以他爽朗的笑容緩和一下氣氛。


商業夥伴也只是一直掛在嘴邊的頭銜,而今天的龍和樂,比起朋友,更像家人。啊,果然最喜歡你們了。


14時 Till the Radiant Glory舞台—

「TRIGGER加油!」「祝您們演出順利!」三人一路走到升降舞台的途中,旁邊的staff都連聲給他們打氣和送上鼓勵的聲音。


第一首的登場歌曲是他們出道以來一直保持最高銷量的單曲「SECRET NIGHT」。背景音樂響起,觀眾席便傳來連連尖叫。


還記得當初有一次LIVE,還沒出道的IDOLiSH7都到場觀看了演出,說甚麼要接受刺激,為將來成為偶像做準備。LIVE後還在場外因為跳了SECRET NIGHT的舞步引起了TRIGGER粉絲的關注,而且惹來不小的誤會,幸好最後總算平息了。不知道不久的將來,會輪到IDOLiSH7給予其他新人刺激的日子到來嗎...


20時 Till the Radiant Glory尾聲—


「今天真的很感謝大家的到來!」說著,我們三人一起向著粉絲鞠躬。啊,LIVE快要結束了,只剩最後安哥的一首歌。



「在獻上最後一首歌前,我有些話想跟大家說。」我再次握緊了手中的麥克風。「大家都知道,這一次是TRIGGER的告別LIVE,在這之後,我們不會再以TRIGGER的名義一起出現。」身邊的樂和龍都跟我對視了一眼。「但即使我們解散,我們仍然是同伴,是朋友。只是各自都會踏上一條新的道路去實現夢想。」我深呼吸一下。「今天,我們盡了最後的努力,令喜歡我們的粉絲感到幸福。我們曾經成為了颳起風暴的扳機。最後一首歌,為大家獻上——DESTINY」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命運讓我離開名為七瀨的家;命運讓我遇上樂和龍,成為隊友,組成了TRIGGER;命運讓我知道當偶像的路並不平坦;命運讓我們各自踏上新的旅程。



我們曾經站在最高峰,沐浴著光榮,享受著榮耀。萬丈榮光以後,TRIGGER的路走到了盡頭,而我們三人各自的人生,就此展開。


一曲終,三人舉起手做了「槍」的手勢,放到嘴邊,在燈光熄滅的一刻,對著手指頭的槍口「呼」的一聲,吹散子彈留下的硝煙,不留痕跡。



Till the Radiant Glory.
(直至萬丈榮光。)

—全文完

【全員 7中心(?】We're all under one sky.

-是ナナツイロ REALiZE MV的設定 腦洞衍生
-地理位置上確定了是北歐是不是冰島其實我也不確定ww
-這些年來已經養成了官方有甚麼風吹草動都是準備開虐的概念。


七瀨陸是個從日本來的交換生。
當初聽到關於冰島的介紹其實不太感興趣,但後來還是參加了交換生計劃,為期兩個月。

想不到這短短兩個月裡,為七瀨陸留下了一段寶貴的回憶。

到了冰島兩個星期,終於迎來了開學的日子。
七瀨陸踩著滑板穿過大街小巷,一路感受著迎面吹來的風,呼吸著比起日本更清新的空氣。不過對於他來說,這趟交換生計劃只是換個環境學習而已,再美的地方,也只不過給他留下兩個月便要道別,根本沒有甚麼享受人生的一回事。

「喂喂大家過來看看!是ZERO的最新單曲耶!!」和泉三月坐在階梯上召集他的朋友。「哦,挺不錯嘛。」「Fantastic!」二階堂大和、六彌ナギ都坐到他的旁邊。「真厲害呢!環くん你也來看看!」「哥哥真的很喜歡ZERO呢。」坐在後面一級的是逢坂壯五、四葉環、和泉一織。他們六個都是從日本來的留學生,機緣巧合之下,他們成為了朋友。突然,他們眼前多了一抹紅色。一織先抬起了頭,他們留意到眼前的人,也相繼把目光移到陸身上。一個人與六個人對視一眼,轉身離去。「是新來的留學生嗎?」壯五向一織問道。「不清楚呢。」

「接下來我會講解關於1995年首次......」環在教授講課的第十五分鐘打了第十五個哈欠。「そーちゃん...我支持不住了啦...布丁呢...」他把半個人都趴到壯五的位置上。「啊!環くん!不要趴到我這裡,我還要聽課啊!」「你先安靜點啦。」大和嘗試安撫著環。而坐在第二排的陸當然是專心不二地在聽課。陸是一向在學習方面都很獨立的學生,自然不需要甚麼同桌,即使在北歐,也自行解決了語言溝通的問題。

就在一天,當他們坐著校車上學。一織望向窗外看到似曾相識的背影。是那個交換生?原來他會踩滑板上學,還要走路啊...看著他形單隻影,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呢。

「對了,大家,你們還記得那個踩滑板的交換生嗎?」一織突然向他們問道。「怎麼啦イチ?」大和托了一下眼鏡。「我看他也好像挺孤僻的呀。」三月摸著下巴說。「一織是想跟他交朋友嗎?」壯五微笑著。「嗯。我想,他也是從日本來的,我們跟他交個朋友也是不錯的想法吧,至少讓他有個依靠。」第二天,他們聚集在校門口。陸踩著滑板到了學校,被他們叫了一聲。「七瀨同學,不介意的話,可以教一下我們怎麼踩滑板嗎?」一織開口問道。就這樣,接下來的每一天陸都教會了他們六個怎麼踩滑板,不知不覺,他們到了課室會坐到一起上課,午飯時間會一起吃飯......

有一次午休時間,當他們在練習踩滑板的時候,一織看到了走廊裡的陸。「好的主任,那我明天再交給你。」主任走回辦公室,陸轉身時對上了一織的視線,他揮了揮手,走到他們那裡。

其實陸一直以來沒有想過在冰島會結識甚麼朋友,會有甚麼特別的經歷,但到此時此刻,他對著這群「朋友」,卻說不出他下星期就要離開這裡了。最後他還是收拾好行李,向寄宿家庭道謝,不留下一點痕跡,走上飛機。

三月和ナギ來到陸的寄宿家庭,敲了敲門。婆婆打開窗戶,「陸的話剛才已經走啦,飛機都快要起飛了,他沒告訴你們嗎?」他們聽後立刻跑去召集朋友們,拿了滑板,六人一起趕到飛機起飛的地方。陸在飛機起飛後,還想用雙眼留住最後一片冰島的景色。突然,他從窗邊低頭看去,是他們!六人拉開一塊橫額寫著:「We're all under one sky」我們在同一片天空下。一股熱流湧上陸的雙眼,他微笑著。

六人追到陸路的盡頭,放下橫額坐下來,目送著天邊遠去的飛機,飛向一片美麗的北極光。

即使隔著多遠的距離,我們還是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HKU的慢報XDD
終於和友人成功組了Re:vale好感動❤❤
走了一天累死了o<<
第二張是OOC√

【TRIGGER】黎明插曲

— 沒有對話,沒有互動,只有描寫√



始於午夜時分,雨水從漆黑一片的天空落下,即使這場雨並不算大,卻維持了很久很久。在這漫長得像是永無止境的黑夜之中,三人走到了這座荒廢的古城。


王沒落了。時日如飛,古城失去了昔日的光輝。沒有人會到訪這裡,甚至沒有被一睹如此悲涼的景象的機會。倒在地上的女神像,從前見證著一片繁榮,如今顯得那麼落魄。


周邊的圍牆已經破碎得只剩下不到一半的高度,上面還長滿了一片又一片的青苔。沿著直路走進古城裡邊,一級一級的走上中間的樓梯。走到了台上,那是裝飾著精緻石刻的王座。只是經過長時間的空置,上面也是跟破舊的圍牆沒兩樣,不仔細看的話可能會誤以為只是普通的石椅罷了。


丟空的王座正在等待新的王。等待新的王重振這片土地,拾回它的光輝。


此刻,三人都在心裡祈願,祈願結束這片黑暗。但願他們站在這片土地上,能夠賜予它生命。他們繼續圍著古城,腳下的每一步毫不猶豫。只因不論何時何地,他們的目標如出一轍。


而他們深知,黎明破曉前都是最漆黑的時候。


不知道走了多久,雨逐漸的停了下來。三人走到了古城旁邊的懸崖上,放眼望去,海平線上緩緩泛起金黃色的光。他們等到了日出。一場雨後便會放晴。日光升起,照亮了古城的大地,照亮了台階上的王座。最後一滴雨水滑過地上的女神像的眼角,滑過她的臉龐,她笑了。


在日光的見證下,三人走到沐浴著光輝的王座前,單膝下跪,低著頭向上一任的王致敬。一場沒有民眾旁觀,沒有主持人的加冕儀式。他們相信,隱形的冠冕已經在他們的頭上。


They takes the possession of REGALITY.


-----------------------------------------------------------------
這次很特意的在結尾不寫「end」。因為於我來說,TRIGGER得到了王權並不代表故事的完結,對他們來說也是個開始,所以感覺放了「end」會變得很奇怪ww 整體都是依照DAYBREAK INTERLUDE的MV裡面的印象去寫,再加入自己的理解而形成的。標題也只是把歌名翻譯成中文啦XDD

【TRIGGER】In the meantime (歌詞翻譯)

In the meantime...

我在夢中向漆黑的身影問道
可是那裡並沒有傳來回應
不論怎樣反覆地尋求
(Give me love again, give me dream again)
會因此而變得軟弱嗎?

記起那天晚上
在舞池中感受到的那快感
在這場相遇中遇見了你
喚醒了身體

Ah Ah Ah...
In the meantime...
要尋找的並不是誰
In the meantime...
當認清自我的時候
便會燃燒起來吧?
讓寂靜的決心 成為清晰的信號
In the meantime, in the moment
只要繼續前進 一如既往地

如果已經決定了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會離棄
就讓我們懷抱著堅強的心吧
不論多少次的挑戰
(Saving all my love, saving all my dream)
很想把它交給你

記起當成為一體時
那種感覺並不平凡
目標就是未來
身體在顫抖

Ah Ah Ah...
In the moment...
只要眼看著他們
In the moment...
更加的磨練自己
正在燃燒了吧?
以寂靜的火焰一起描繪「那個時刻」吧
In the meantime, in the moment
還要繼續前進 一如既往地

有想看到的景色在等著
因為想要一起看見而站著
Believe... 即使是長長的隧道
Believe... 前方必定會是
I believe... 光芒萬丈

In the meantime...
要尋找的並不是誰
In the meantime...
當認清自我的時候
便會燃燒起來吧?
讓寂靜的決心 成為清晰的信號
In the meantime, in the moment
只要繼續前進 一如既往地

-----------------------------------------------------

說一下感想//
很快的翻完了w  「In the meantime」也算是我在「REGALITY」裡比較有感受的歌,所以很想做個翻譯。而且歌詞實在太有意思了。特別是開始的時候天尼的那句簡直美哭我,因為TRIGGER的歌一向都是強而有力的王者風範的氣氛,但這首意外地很柔和,然後再進入較有力的節奏。當中提到關於舞池的回憶,是三人第一次相遇的時候,沒錯我就剛好在遊戲劇情更新的前一天再看了一遍漫畫 -before The Radiant Glory- 所以聽到的時候真的是感慨萬分,心情非常的複雜。這首歌是TRIGGER最落魄的時候唱的,但歌詞是提醒著他們自己,無論發生甚麼事,遇到多少的挑戰,三人都互相扶持,不要忘記由相遇那一刻到現在為止一直堅持的信念,繼續在黑暗的路上走著,直到最後一定會找回光明。

廢話完了!謝謝看到這裡的你ww

【9中心】14章衍生

*劇透
*還沒看的朋友請自行避雷
*天第一視角





背景音樂的聲音停了下來。緊隨的是台下粉絲的聲音。 「TRIGGER最棒了!」 「Encore!Encore!」  「各位不好意思,因為這裡場地的人流太密集,今晚就到此為止了。相信我們會再見的。」 楽向著他們說。 「讓大家擔心很抱歉,讓大家感到傷心也很抱歉...沒法讓你們展露笑容,真的很抱歉...」 龍也連聲向著他們道歉。

「以後的日子,我們都會繼續站到台上唱歌。」我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今天,感謝大家......」我開始嗚咽著。「......今天晚上...真的很感謝大家......」用更高的聲量,重覆剛才的話。

眼淚流下來了。啊,從來都沒有這樣在台上失態過。其實我已經有著聽到無數責罵聲音的覺悟,告訴我,我是個失格的偶像。

「TRIGGER加油!」 「我們一定會繼續支持你們的!!」 「天くん加油!!」

從來站到台上唱歌,我只是想回報粉絲的期待。想令到支持我的人幸福。我感受到了,他們的喜悅。

現在我的臉上已經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除了感謝的話語,我甚麼都說不出來了。

「來,披著毛巾!」楽用毛巾蓋著我的頭頂,擋住了我的臉。「不好意思,但請不要公開到網絡,抱歉。」 謝謝你,楽。他帶著我返回後台,龍也把手貼上我顫抖的後背。

謝謝你們。

回到後台,他們二話不說,只是把我緊緊擁住。兩雙都是顫抖著的臂彎。不知道是淋過雨還是甚麼原因,現在我感覺到這個擁抱格外的溫暖。

我怎會捨得拋下他們呢。
終有一天,我們可以回到ゼロアリーナ的台上。 TRIGGER,是無可匹敵的。

End.

看的時候已經哭得崩潰了。
(看來還沒整理好情緒#)

【楽天】打上花火

楽→←天。靈感源自同名歌曲打上花火(DAOKO×米津玄師)。聽了幾遍就很想寫了o<< 私設有。



留下兩雙腳印的沙,不消兩秒,又被海水撫平了。

像是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兩天後是夏日祭...楽,要去嗎?」
「你這小鬼都會對這有興趣嗎?真稀奇啊。」

這是跟你一起渡過最後的夏天了,怎麼能不去啊。可是楽說不出口。

自從TRIGGER宣佈脫離八乙女事務所後,勉強堅持了一至兩年,最後他們還是選擇解散並退出藝能界。龍理所當然回到老家繼續照顧他的弟弟們。至於楽和天則留在東京,至今已經除下公眾人物的身份,過著平淡的生活。

早在兩個月前,楽已經決定過了夏天後便會移民到英國。當然有保持聯絡的天和龍都知道這件事。天也想把握這段時間。

夏日祭。

身穿浴衣的兩人穿過鳥居,頭頂滿是五彩繽紛的燈籠。兩邊都是從小攤中傳來的叫賣聲,不時有幾個小孩從身邊跑過,在人群中你追我趕。

「真熱鬧呢...」天的嘴角微微上揚,仿佛回想起以往溫馨的回憶。楽看見他臉上少有的笑容,當下不禁呆住了。

走著走著,他們走到了離人群較遠的小山丘的樹下,並肩坐下。

「咻————啪!」
第一發亮黃色的火花在天空轉瞬即逝。
「咻———咻——啪!」
粉紅色、橙紅色...不同顏色的火花陸續在夜空中綻放。

如果這個夏天不會完結,你說多好呢。
きっとまだ終わらない夏だ。

楽靜靜注視著天沉醉在五光十色的側臉。從前怎麼都沒有發現,這張臉是那麼精緻。多麼令自己留戀。

要忍住。無論如何,不要在這個時候讓他看見我的眼淚。就算有多少話來不及說,就算有多麼捨不得。天繼續在已經模糊的視線中看著眼前每朵曇花一現,不敢轉過頭看身旁的人,生怕淚水會奪眶而出。

この夜が続いて欲しかった。

もう少しだけ、このままで。

結束了。
兩人的手之間,始終還隔著那麼一點距離。明明只差那麼一點,眼前就會是溫暖的未來。

始終都沒有說出口。



「要去海邊嗎?」楽問道。
「不是還有幾個小時就要到機場了嗎?你還有那個閒余。」說著,天還是跟著楽的腳步,走到了海邊。

「我到了那邊,會想我嗎?」
「噁心。」
「哈哈......」
楽笑著,伸手揉亂天的頭髮。這個笑容,快要看不到了,就多看幾眼吧。天苦笑著。

留下兩雙腳印的沙,不消兩秒,又被海水撫平了。

像是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End.


大半夜不睡我在幹甚麼www 明明是天楽日就寫了篇雙向# 而且 今天是萬理的生日啊XDD
補上一句生日快樂!!!!ww

「讓你一個人站在台上孤軍作戰了。對不起,龍。」

「沒關係。感謝你們相信我。」

「我們一定會沒事的。」

-----------------------------------

就這幾句足夠我鬱悶好幾個星期了(。

王者的寶座是屬於TRIGGER的。
他們永遠是我心目中的王者。

這邊來放一下正片~
辰己琉唯 cn Tiff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