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ffany Natsuki

港家coser 現在主坑IDOLiSH7~ 首推天/二推一織
這邊不定期更新cos記錄及產糧用ww

【楽陸】Touch Love

*參考韓劇《主君的太陽》的設定,最近再看了所以靈感來了就想寫一下。

*取名廢所以用了裡面最喜歡的一首OST作標題。

*視角有轉換。

*此故事並沒有病弱的陸陸,年齡操作有。

*第一次寫恐怖(?)元素,我會盡力營造氛圍。

*手機產物大概沒有甚麼講究的排版,可能會看得比較辛苦(咳

-----------------------------------------------------------

雷雨交加的晚上。

少年用盡全身的力氣,以最快的速度跑上樓梯,跑回樓上自己的公寓。也許因為雷雨的關係,整棟房子的走廊燈閃個不停,閃的頻率卻又令人覺得格外詭異。「哈......哈啊...求你了啊,不要再追著我了好不好......」快速關上門,氣喘吁吁的紅髮少年背靠著門坐到地上,向著門外說。他閉上眼調整呼吸,誰不知一睜開眼,面前一個滿頭凌亂白髮,臉上皺紋多得快看不清楚五官的老婆婆,就跪坐在少年面前,距離不足一米。「啊!你不要突然這樣嚇我啊...」心跳都漏了幾拍,少年再次調整自己的坐姿,戰戰兢兢的開口,「老婆婆...是有甚麼心願未了,需要我幫忙...的嗎?」雖然老婆婆的外表猙獰,卻沒有要攻擊少年的意思......

我是七瀨陸,20歲。高中畢業後就決定自己搬到外面的公寓居住,雖然沒打算上大學,但每天幾份兼職也是足夠維持自己生活了。可惜,半年前一次車禍的輕傷,一段時間不能工作。幸好靠著家裡的一點經濟上的幫助,我才回到自己公寓休息一段時間。而奇怪的是,自從意外之後,我發現自己可以看見幽靈......

雖然已經過去半年,但我還是未能習慣眼前突然冒出一個面目猙獰,或者雙目無神目無表情的“人”。即使我很清楚他們本意不是想傷害我或者嚇唬我。幽靈都不會開口說話,但我卻能夠聽見他們想給我傳達的訊息,只要跟他們對上眼,我的耳邊就會傳來他們的聲音。

「今天商場的運作也很穩定,沒有突發狀況,一切如常。」秘書報告完畢,向坐在對面的銀髮青年鞠躬,轉身離去。TRIGGER是八乙女集團旗下,每天人流位居全市最高的大型購物中心。八乙女樂每天就坐在辦公室,聽著秘書報告商場的運作情況,要不就是總管轉達一些顧客無理的投訴。偶爾也是會上場巡視一下旗下員工的工作表現。閒來無事,他就只會像現在一樣,坐在椅子上,雙腳交疊放到桌上,把父親從小所教他的禮儀都拋之腦後了。當初到底是為了甚麼才會繼承公司的管理權啊?沒有。因為父親已經理所當然的說到「你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無聊的日子一直持續著。

「八乙女先生,我們有要事報告。」總管?「請進。」辦公室的門被總管打開,他身後的兩個警衛架住一個紅髮小子。「發生甚麼事了嗎?」如果是神經病還是小偷甚麼的,這麼小的事不用帶上來見我啊。「這位先生剛才站在我們商場中央的噴水池前,不停的對著空氣說話,警衛發現他的舉動,未免引起騷動所以把他帶走。」甚麼嘛,不就是個神經病的。「我真的能看見幽靈!你們相信我啊!我沒病!」幽靈?世上真的存在幽靈嗎?「八乙女先生,您還記得上個月我們的商場傳出了鬧鬼的傳聞嗎?」「有點印象。怎麼了嗎?」「恕我冒昧,但我認為留下這位先生,可以幫助我們觀察商場鬧鬼的情況,把事情弄清楚,平息鬧鬼的傳聞。」「總管你相信世上有幽靈存在?」「我的家族也有像他一樣擁有通靈的能力,我絕對相信的。」既然是為了公司的聲譽...「好,把他留下,我跟他單獨談談。」

我新的工作竟然是在市內頂尖的大型購物中心上班,而且是夜班啊... 不過八乙女先生還真是闊綽啊,我這個本來不應該存在的崗位也有這個級數的薪金......  「啊!...真是夠了,不要突然出現嘛!」旁邊臉色蒼白的少年繼續跟在我身旁。然後肩上從後傳來了一點重量。咻——— 身邊的少年消失了。「時間差不多了,該走了。」八乙女先生?「啊...好吧。」奇怪了,他碰到我的時候幽靈就消失了?「平常你也是這樣被幽靈騷擾的嗎?」他開口,冷冷的嗓音問道。「嘛...已經持續半年了,只是我還沒習慣而已。」「每天晚上我都會在停車場等你,坐我的車,送你回家。」斬釘截鐵。我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啊?「不要瞪大眼睛這樣看著我,我只是保障我們公司員工的人身安全,沒甚麼意思。」燈光有點暗,是我看錯了嗎?怎麼覺得他的臉有點紅......

看著他,不自覺就產生了保護欲。

「不要!不要追過來了!!」七瀨陸邊跑著邊喊,手上還拿著在商場角落找到的小型日記本。他經過的地方,燈光都以突兀的頻率閃爍著。跑進升降機,以最快速度按下關門的按鈕,下樓到了停車場,幽靈少年還在背後追上來。直至他撞入一個懷抱。八乙女樂照原定的在停車場等著七瀨陸,但過了三十分鐘還沒見人影,正當他下車想要去找人回來,對方就一下子撲到自己懷裡了。「沒事,有我在。」就這簡單五個字,七瀨陸像個孩子一樣放聲大哭。雖然這個年紀的男生不應該再流眼淚了,但又有誰明白他的恐懼?

於是八乙女樂最終還是不放心把七瀨陸一個人留在公寓,強行就帶到自家的別墅。

因為剛才的追逐,沐浴更衣後七瀨陸便倒在床上,很快就入眠了。而八乙女樂決定一整晚守在他的身旁,不容任何的幽靈騷擾到熟睡的少年。偏冷的大手覆上溫暖的掌心,在漫長的夜裡,誰也沒有放開對方的意思。這是半年來,七瀨陸睡得最安穩的一個晚上。

----------------------------------------------------
最近被好友推進了87的大門出不來。而且官方真的很會啊,花鳥風月和星巡都把87分到一組,我就開始開拓87的領域了。
這這裡寫的只是戀愛的開始wwww 還有沒有後續這個我不太想負責任XD 畢竟也是心血來潮之作。大膽來問一下會有太太想接力嗎(大概是沒有了。
謝謝看完哦!//

【全員 7中心(?】We're all under one sky.

-是ナナツイロ REALiZE MV的設定 腦洞衍生
-地理位置上確定了是北歐是不是冰島其實我也不確定ww
-這些年來已經養成了官方有甚麼風吹草動都是準備開虐的概念。


七瀨陸是個從日本來的交換生。
當初聽到關於冰島的介紹其實不太感興趣,但後來還是參加了交換生計劃,為期兩個月。

想不到這短短兩個月裡,為七瀨陸留下了一段寶貴的回憶。

到了冰島兩個星期,終於迎來了開學的日子。
七瀨陸踩著滑板穿過大街小巷,一路感受著迎面吹來的風,呼吸著比起日本更清新的空氣。不過對於他來說,這趟交換生計劃只是換個環境學習而已,再美的地方,也只不過給他留下兩個月便要道別,根本沒有甚麼享受人生的一回事。

「喂喂大家過來看看!是ZERO的最新單曲耶!!」和泉三月坐在階梯上召集他的朋友。「哦,挺不錯嘛。」「Fantastic!」二階堂大和、六彌ナギ都坐到他的旁邊。「真厲害呢!環くん你也來看看!」「哥哥真的很喜歡ZERO呢。」坐在後面一級的是逢坂壯五、四葉環、和泉一織。他們六個都是從日本來的留學生,機緣巧合之下,他們成為了朋友。突然,他們眼前多了一抹紅色。一織先抬起了頭,他們留意到眼前的人,也相繼把目光移到陸身上。一個人與六個人對視一眼,轉身離去。「是新來的留學生嗎?」壯五向一織問道。「不清楚呢。」

「接下來我會講解關於1995年首次......」環在教授講課的第十五分鐘打了第十五個哈欠。「そーちゃん...我支持不住了啦...布丁呢...」他把半個人都趴到壯五的位置上。「啊!環くん!不要趴到我這裡,我還要聽課啊!」「你先安靜點啦。」大和嘗試安撫著環。而坐在第二排的陸當然是專心不二地在聽課。陸是一向在學習方面都很獨立的學生,自然不需要甚麼同桌,即使在北歐,也自行解決了語言溝通的問題。

就在一天,當他們坐著校車上學。一織望向窗外看到似曾相識的背影。是那個交換生?原來他會踩滑板上學,還要走路啊...看著他形單隻影,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呢。

「對了,大家,你們還記得那個踩滑板的交換生嗎?」一織突然向他們問道。「怎麼啦イチ?」大和托了一下眼鏡。「我看他也好像挺孤僻的呀。」三月摸著下巴說。「一織是想跟他交朋友嗎?」壯五微笑著。「嗯。我想,他也是從日本來的,我們跟他交個朋友也是不錯的想法吧,至少讓他有個依靠。」第二天,他們聚集在校門口。陸踩著滑板到了學校,被他們叫了一聲。「七瀨同學,不介意的話,可以教一下我們怎麼踩滑板嗎?」一織開口問道。就這樣,接下來的每一天陸都教會了他們六個怎麼踩滑板,不知不覺,他們到了課室會坐到一起上課,午飯時間會一起吃飯......

有一次午休時間,當他們在練習踩滑板的時候,一織看到了走廊裡的陸。「好的主任,那我明天再交給你。」主任走回辦公室,陸轉身時對上了一織的視線,他揮了揮手,走到他們那裡。

其實陸一直以來沒有想過在冰島會結識甚麼朋友,會有甚麼特別的經歷,但到此時此刻,他對著這群「朋友」,卻說不出他下星期就要離開這裡了。最後他還是收拾好行李,向寄宿家庭道謝,不留下一點痕跡,走上飛機。

三月和ナギ來到陸的寄宿家庭,敲了敲門。婆婆打開窗戶,「陸的話剛才已經走啦,飛機都快要起飛了,他沒告訴你們嗎?」他們聽後立刻跑去召集朋友們,拿了滑板,六人一起趕到飛機起飛的地方。陸在飛機起飛後,還想用雙眼留住最後一片冰島的景色。突然,他從窗邊低頭看去,是他們!六人拉開一塊橫額寫著:「We're all under one sky」我們在同一片天空下。一股熱流湧上陸的雙眼,他微笑著。

六人追到陸路的盡頭,放下橫額坐下來,目送著天邊遠去的飛機,飛向一片美麗的北極光。

即使隔著多遠的距離,我們還是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171】滿天星

失明梗。
橋段取自電視劇(感覺自己廢廢der
————————

於是七瀨陸帶了和泉一織去看星。

陸抬頭,看到漆黑的夜空中佈滿一點又一點的星塵,令他產生有點刺眼的錯覺。

“一織,今天晚上的星星好漂亮啊!” “七瀨さん,別忘了,即使多漂亮我都看不見啊。” “那你就聽我描述就好了,我會令你跟看到一樣。” 陸笑著說。

陸站到跟一織更近的距離,抓起他的手,舉到頭上。一織感受到手上突如其來的溫暖,並感覺到自己的手臂有點像環住了陸,愣了一下。陸把手一起移到左上方,“這邊的星星,沒那麼亮,全都很小,而且有點稀疏。” 再把手移到右上方,“這邊的就不一樣了,又大又亮,好看多了!” 可惜我還是看不到你所看到的啊。陸背後的一織苦笑著。

“還有這裡!” 陸抓住一織的手,指著天上排列成勺形的星星,比劃了那個形狀。“你猜到是甚麼嗎?” 陸問他。“北斗七星。” 一織想都不用想。“你怎麼知道的啊?” “我以前在書上看過。” 也對,好學的和泉同學怎會不知道呢?可惜自從失明後他也再沒有機會在群書中開發新的世界了。

幾道小小的光束在群星中劃過。
“是流星!” 陸一邊喊著,抓住一織的手依然沒有放開,跟著流星的軌跡比劃著。然後陸突然鬆開了手,一織又愣了愣。這傻瓜是要許願嗎?他想著。陸閉上眼,雙手合十,在心裡默念他的願望。再睜開眼轉身看向一織,“你有許願嗎?” 見一織笑了笑,他再問,“許了甚麼願啊?” “說了就...” “說了就不靈了!也對。” 陸笑著,看著眼前微笑的一織,再看天上的繁星。

————我希望可以一直留在一織身邊。
————我希望七瀨さん一直都在身邊。

End


第一次寫的fly away希望大家喜歡ww
因為是來自電視劇橋段的啟發很有靈感感覺莫名寫得很順手XD